国家行政学院

国家行政学院内网门户官网

我部教师荣获国家行政学院第三届优秀教学一、二、三等奖 韩春晖颁奖会做分享发言


作者:法学部       来源:法学教研部       单位: 发布时间:2015-09-11 15:20:17

2015年9月10日,法学部喜迎我国第30个教师节。我部胡建淼教授荣获优秀教学一等奖、杨小军荣获优秀教学二等奖、杨伟东、韩春晖荣获优秀教学三等奖。在学院组织的授奖大会上,韩春辉作为获奖教师代表做了分享发言。韩春晖发言全文如下:行大道者求日新。

尊敬的院领导,各位前辈,各位学友,下午好!

    非常荣幸能有这个机会和大家交流我的一些想法。其实,在教务部通知我发言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前所未有诚惶诚恐。因为,我自认为我的教学水平远没有资格向大家介绍经验。而且,作为2012年底才加入行政学院的一个“新兵”,我取得的每一点进步其实都是在座的很多师友关心、支持和帮助的结果。让我来做这样的发言,实在是愧不敢当。

后来仔细琢磨,我觉得教务部安排我发言的考虑或许有两个:一是正因为我从各位师友得益良多,所以要给我一个恰当的时机和场合来表达感恩。我也确实必须感恩。我依然记得我本科毕业的求职简历上写着这么一句话:“哪里能够找到我自己,哪里就是我的家。”在进入学院三年来,我时时感到一种家的温暖,感到一种家的关怀。所以特别感谢各位领导、师友一直以来对我的收留之义、关爱之心和拥抱之情。

当然,安排我发言的另一考量或许是:教务部本意并不是让我介绍经验,而是让我坦白在教学工作中“跌爬滚打”的心路历程,或者更加准确的表达是在教学工作中“成长的烦恼”,这是一种“少年维特式的烦恼”。

说实话,尽管我在中国政法大学工作的五年中也积攒一些教学经验,也获得了优秀教师之类的一些虚名;但当我一站在行政学院的讲台上,马上“水土不服”,遭遇到了诸多烦恼。主要有三个方面:

首先,如何处理内容与形式的关系。我们都知道,普通高校的课程一般延续一个学期,是一种体系化的授课。这样的教学中,那种“清风徐来水波不兴”、逐步展开的教学方式被普遍采用,也比较受到欢迎。但是,在行政学院每位老师每个班次只可能有一次课,要在短短的两个多小时中集中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回应学员的关注,似乎也只能采取一种“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破题方式。在这种教学中,我们必须采用新颖有效地方式来吸引学员的注意力,如果他们坐不住,就不可能听得进。但是,我也常有疑惑,如此这般“眼花缭乱”形式是否会遮掩或者弱化我们要表达的内容。内容与形式之间,到底哪个更重要?带着这样的疑惑,我曾经多次偷偷地旁听我们很多名师的课程。我发现,他们的课堂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他们的“气场”特别强大,这是一种基于自身深厚学识素养所产生的高度自信。在他们的课堂上,思想的火花总是在不经意间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撞击我的灵魂,并且留下难以忘却的记忆。这种讲授的方式似乎是有意为之,却又浑然天成。所谓万象可见,其妙难见。我实在不明白最后忍不住私下请教了刘峰老师,他的回答揭示了这些老师拥有强大气场的核心要素,那就是:内容为王。此时我才恍然,其实这也正是他们的课堂题能够始终保持高水准的“定海神针”。

其次,如何处理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德国学者费希特指出:“学者的使命在于发现人类实践发展的一般进程,并且努力推动这种进程。”所以,我们的教学也必须直面实践的种种问题。但此时我们似乎又走进了一个悖论,那就是:我们教师对于实践的了解永远不可能超过学员,即便是对某一方面某个领域超过少数学员,也不可能许多方面许多领域超过多数学员,此时我们很可能遭遇“外行教授内行”的尴尬。也就是说,我们要具体回应学员的个体性的需求其实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能做的只是来努力回应学员那些普遍的、共识性的关注。回应此类的关注就必定离不开一种理论的支撑,这恰恰是我们所擅长的。我认为,在我们的课堂中需要理论,但要掌握两点:一是理论必须是时代的。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问题,问题就是时代的声音。同理,一个时代也有一个时代的理论,理论就是时代的答案。如果不能回应时代问题的理论,必然最终走向一种玄学,没有任何意义。二是理论必须是创新的。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以实践为基础,对理论进行创新性解释和运用。原因很简单,创新不仅是理论的灵魂,也是教学的生命。

第三,如何处理批评与建构的关系。我刚到学院的时候,很多老师善意地提醒我,课前一定要看学员名单,不要举学员所在部门的不好例子,有些学员可能因此给老师打低分。这一点对于我们法学教学来说尤为艰难,因为我们每一个违法行政的案例,都可能被理解为对某一部门的批评。到底以何种方式来表达或者揭示我们发现的问题?我仍然没有答案。但在我的课堂上,如确有需要批评之处,一般努力做到两点:一是批评的态度是真诚的。我们可以批评,但绝不能谩骂。因为批评是基于热爱,而谩骂是基于仇恨。我们往往因融入而了解,因了解而批评,并且因为批评而热爱。我始终认为,最真诚的批评,往往是最诚挚的热爱。二是批评的目的是为了建构。批评决非为了简单的“否定”,而是为了“否定之否定”式地上升和前进。一句话,如果没有积极努力的建构,就不可能有真诚负责的批评。

 

各位师友,这就是我曾经的、也仍然面临着的烦恼。我站在这里,像新开垦的土地裸露灵魂一样向大家展示我最真实的想法。我认为,在每个人成长的过程中,都必定遭遇诸多烦恼,它们总是相伴而行,不可剥离。是的,我们往往因为成长而烦恼,因为烦恼求解,并且因为求解而进步。这是个体成长的基本过程,也是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就像“熊彼特铁律”一样不可更改,也不可背离。但是,正是在这种“烦恼与求解”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们名师的课堂往往有四个关键词,那就是:自信、创新、批评与建构。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会如何理解这几个关键词。至于我,则始终坚信:不自信无以立根本;不创新无以谋长久;不批评无以识当下;不建构无以求未来。

我老本家韩愈曾经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到底什么是“道”?古人说得很清楚:“大道有三:正蒙难、法授圣、化及民”。普通高校的教学,从事的是“化及民”,也就是将知识教化普及到民众的光荣事业。行政学院的教学,从事的是“法授圣”,也就是向权力的执掌者和行使者提供智力支持和帮助的伟大事业,这是一种“行大道”的事业。正因为此,我一直认为,这种“大道之行”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才是国家行政学院内驱发展中最核心、最本质、最持久的精神动力,它必将长期引领着学院的快速发展,并且激励着教师的不断进步。

有感于此,我真诚地祝愿:在院党委的坚强领导下,我们的学院能够保持快速发展,日新月异,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也祝在座各位师友教师节快乐!万事如意!

                                                2015年9月10日


 国家行政学院内网门户
版权所有:国家行政学院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长春桥路6号     邮编:100089     E-mail:cag@nsa.gov.cn
审核日期:2005-07-14 09:48:59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5064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