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行政学院
当前位置: 国家行政学院 > 教学一线 > 经济学教研部 >

董小君教授就“以融资为突破口促进“一带一路”区域内金融合作”问题接受《金融时报》采访

时间:2017-06-13 15:32 作者: 经济学教研部

习近平主席日前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宣布,中国将向丝路基金新增资金1000亿元人民币。国家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也将分别提供2500亿元与1300亿元人民币的“一带一路”专项贷款。中国的金融支持,是“一带一路”建设中资金融通的重要保障。如何进一步发挥金融的积极作用,支持“一带一路”建设是我们目前面临的重要课题。对此,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副主任、博士生导师董小君教授对本报记者表示,要拓展融资渠道,创新融资方式,降低融资成本,打通融资这一项目推进的关键环节,促进全维度金融合作和全区域的金融稳定。

  资金需求量和金融供给力的不对称

  记者:据了解,“一带一路”沿线以发展中国家为主,部分国家的经济基础相对较弱,资金缺口巨大。请您介绍一下具体情况。

  董小君: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等“五通”中,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区域内面临的瓶颈。区域内资金需求量极大。根据亚洲开发银行测算,2010-2020年亚洲及太平洋沿岸的基础设施需求资金共计需要118948亿美元。从国家来看,据亚洲开发银行研究所估算,2010-2020年,仅东南亚地区的国家,老挝所需的基础设施投资将占未来GDP的13.61%,柬埔寨和越南所需的基础设施投资将占未来GDP的比重分别为8.71%、8.12%,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缅甸的占比将超过6%,泰国也需要将未来GDP中的4.91%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从基础设施具体分类来看,能源(电力)的新增建设资金需求与维护资金需求共计需要40886亿美元,占总需求的34.37%,超过三分之一;运输需要资金为24661亿美元,公路所需资金为23405亿美元,占比分别为20.73%、19.68%,运输和公路也是重要的组成部分;电信、移动电话和有线电话分别占8.87%、5.81%和3.07%,通讯需求也占据重要地位;改善公共卫生与饮用水也是亚洲及太平洋沿岸国家或地区的迫切需求,10年共计需要7626亿美元,占总需求的6.41%;港口、铁路和机场的新增建设资金需求与维护资金需求相对较小,三者合计占总需求比重约为1.05%。

  与“一带一路”区域内资金需求量大不对称的是,区域内金融供给力量却极其薄弱。这主要体现在:一是资本市场发展与金融开放不匹配。“一带一路”区域内的国家多为新兴经济体国家,总体来说,新兴经济体国家的资本市场发展较为迟缓,不具备抵御外来冲击的能力,但是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却相对较快,导致这些国家的优质企业不能获取安全高效的直接融资。二是货币种类和跨境合作不协调。“一带一路”区域内涉及众多国家,相应地也涉及众多货币,而目前尚无针对多种货币的跨境金融合作框架,在促进“一带一路”建设中,各国之间的合作可能出现汇率风险,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三是金融体系建设与现实政治与经济合作不协调。要在“一带一路”区域内构建相对完善的区域货币稳定体系、信用体系和投资融资体系,需要政治合作与经济协作,但目前“一带一路”区域内的政治与经济合作还有待提升,所以金融服务体系建设仍需花费较长时间和较多精力。

  中国金融服务的引领作用

  记者:正是因为“一带一路”建设面临长期而巨额的资金需求,因此充分发挥金融的作用显得尤为重要。中国作为“一带一路”的首倡国,如何发挥金融的引领作用?

  董小君:中国金融的引领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亚投行与丝路基金是“一带一路”资金融通的重要基础。亚投行与丝路基金成立初衷就在于为亚洲地区国家基础设施建设融资,致力于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丝路基金曾联合开发了巴基斯坦卡洛特水电站等清洁能源项目,为“一带一路”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在“一带一路”峰会期间,巴林、塞浦路斯、萨摩亚3个域内成员,玻利维亚、智利、希腊、罗马尼亚4个非域内成员,申请成为亚投行的成员国,亚投行的成员总数已扩大至77个。

  其次,资本市场和保险服务是“一带一路”资金融通的重要保障。“一带一路”的建设,不仅需要中国具备资本市场的管理能力,更需要具备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一带一路”建设理应成为中国资本“走出去”的重要平台,这一方面为沿线国家提供大量的资金,另一方面也为中国资本带来较为丰厚的收益。资本“走出去”,可以带动基础设施建设相关产业一起“走出去”,这也有利于化解我国富余产能。在资本“走出去”的同时,保险服务必然跟进,由于“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风险和不确定性较多,这将影响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积极性。对工程项目、海外财务,甚至对参与项目的国内工人进行保险,可有效化解风险。并且,中国的保险服务还可服务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推动我国保险业的国际化发展。

  最后,互联网金融是“一带一路”资金融通的重要创新。互联网金融具有“开放、平等、协作、分享”等精神,近年来我国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产生诸多新形式。互联网金融以其自身“低成本、高收益”和“无国界”的特点,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将发挥巨大作用。比如,跨境结算和异地汇款,将不再受地域限制,而是通过互联网金融直接办理。再比如,互联网金融必将创新出新产品,中国或其他国家的资金可通过互联网进行有价证券投资,以增加被投资国的可用资金额,促进各国资金更加便利地融通。

  促进全维度金融合作

  记者:对于进一步扩大“一带一路”建设的金融支持,您有哪些方面的建议?

  董小君:金融是联系的纽带,合作的载体和融合渠道。严格意义上看,“一带一路”是一个形式松散的经济联合体,尚缺乏政治协同纲领和经济协同安排,就像一个庞大的躯体,需要与之相适应的金融血脉让其真正充满生命力。在金融合作方面,要拓展融资渠道,创新融资方式,降低融资成本,打通融资这一项目推进的关键环节,促进全维度金融合作和全区域的金融稳定。

  一是推动跨境金融平台建设。通过建立双边或多边支付结算体系,可以减少对第三方货币需求,缓解对外汇储备需求的巨大压力,特别是对于部分外汇储备极端匮乏的国家十分重要。应尽快在完善双边本币清算协议的基础上,适时推动建立多边清算支付同盟,实行自动调节的多边清算制度,促进区域内国际贸易发展;加强金融政策沟通、调整与对接,签订货币互换协议,推动建立人民币跨境结算平台、人民币与各国货币兑换交易平台和跨境资金流动监测监控预警平台。

  二是争取新设区域性金融机构。按照“投行+IMF+世行+商行”四位一体的运营模式设立区域性的金融机构。从投行的功能方面提升统筹资源配置能力,优化沿线国家经济发展顶层设计;从IMF的功能方面,建立专门的金融稳定评价体系和预警体系,设计金融系统性风险共同应对机制;从世行功能方面,通过帮扶工厂、资源转移和技术输出等方式,缓解两级分化;从商行功能方面,为沿线项目开发提供长期、稳定、低成本的信贷资金支持。

  三是鼓励民间金融跨境合作。在经济走廊实施互设金融机构的优惠政策,推动各国金融机构互设法人机构和分支机构,促进金融机构之间的合作,为经贸合作项目、通道建设和枢纽建设提供融资支持。支持民间资本进入经济走廊金融领域,发起建立各类民营金融机构或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基金,通过民间资本和民营企业跨境合作的先行先试,促进跨境金融开放合作。

  四是支持国际产能合作项目利用人民币离岸市场进行融资。支持重点口岸城市在允许条件下向境外发行人民币债券,引导离岸人民币有序回流。中资银行境外分支机构要积极争取获得人民币贷款业务,推进人民币离岸市场发展,为促进境外人民币资金流转积极创造条件。

  五是建立健全跨境授信体系。联合开展金融监管、税收、投资法律、会计制度、审计、资金清算、保险、担保、信用互认等方面研究,为推动互保互贷、外保内贷、内保外贷等跨境金融业务积极创造条件。

  六是建立跨境金融监管协调机制。推动各国建立双边或多边跨境监管、协商沟通机制、金融信息交流机制,加强市场准入、审慎监管和维护区域金融稳定等方面的协调与配合。鼓励开展人员互访、货币管理模式、防伪技术与反假货币培训等,开展反洗钱和反假币的国际合作,促进各国金融市场开放合作。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