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行政学院
当前位置: 国家行政学院 > 决策咨询 > 学术交流 >

凯恩斯主义的过度刺激导致权贵资本主义

时间:2015-05-18 15:04 作者: 决策咨询部

 

 
《资本主义大变形》是中信出版社2014年10月刚刚刊行的一本关于资本主义制度的研究专著,作者戴维斯托克曼是美国前国会议员、里根时代白宫预算和管理办公室主任、华尔街私募股权投资家。《资本主义大变形》一书紧紧围绕权贵资本主义如何最终赢得了胜利、为什么说财政悬崖不可逾越、我们将面临一个怎样的凯恩斯主义国家废墟、如何选择另一条道路来治愈“大变形”这四个问题有序展开,以丰富详实的历史事实、严密雄辩的理论逻辑对罗斯福新政以来美国资本主义制度暴露出的弊端和缺陷进行了深刻地反思和批判,观点鲜明、批评尖锐,振聋发聩。
一、基本观点和主张
《资本主义大变形》英文原标题The Great Deformation: The Corruption of Capitalism in America(《大蜕变:美国资本主义的腐败》)或许更能凸显作者的核心观点,即在凯恩斯主义的强力刺激下,美联储承担了管理国家经济繁荣的重任,结果财政赤字、货币超发成为近百来来美国经济刺激的主要手段,这导致美国政府和国会被权贵资本主义“捕获”,蜕变成为权贵利益集团进行游说和相互博弈的“纸牌屋”,自由市场和民主价值观受到极大伤害,如果不进行全局性的深刻变革,美国资本主义必然深陷泥潭甚至完全衰落。
斯托克曼认为,“大变形”是国家的失败,并不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失败。为了治愈大变形,就要尽一切可能回归稳健的财政货币政策,大规模解除管制以刺激民间投资,大规模改善收入分配以刺激普通民众消费。斯托克曼为此罗列出了共计13条较为详细的政策构想,从内容性质上可将其分为三大类,即稳健财政货币、最低支出原则、彻底宪法改革。
一是稳健财政货币。具体内容包括废止美联储的公开市场操作和利率操纵,代之以货币市场可调动贴现机制并辅以惩罚性利率手段;废除存款保险制度,美联储贴现窗口只对存款银行开放;禁止大银行吸收存款并限制其资产规模;结束宏观经济管理,将国家与自由市场分开。
二是最低支出原则。具体内容包括,废除现有社会保险、救助和经济补贴政策,建立健全的、以现金支付为基础的、通过经济情况调查的最低社会保障体系并取消最低工资保障;取消一切形式的医疗“保险”;用真正的国防战略替代战争国家战略;征收30%的财富税,将债务水平降至GDP 的30%;用普遍的消费税满足政府当期财政需要等。
三是彻底改革宪法。通过一项综合性修正案改革执政任期,内容包括延长总统和国会议员任期但禁止连任,废除总统选举团制度,公共财政支付联邦竞选等,弱化党派力量,使国家摆脱永久统治阶层的束缚。要求国会必须实现预算平衡。解散能源部、教育部等10个主要联邦机构,清除其他权贵资本主义经常出没的领域等。
二、具体经济政策评价
作者还对稳健财政货币政策的基本要求及美国各时期的具体刺激政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第一,对于稳健财政货币政策的基本要求,斯托克曼认为,一是央行应该与公共债务、华尔街没有关系,即美联储不应该参与政府债券市场的操作,更不应成为巨额政府债务的仓储保管员;二是恢复传统的平衡预算原则。三是在采取通常的减税手段之前,应该首先对财政支出实现实质性的削减。第二,对于各种经济刺激理论,该书作者认为,它们的共通之处在于认定现代工业资本主义是不稳定的,有陷入周期性波动和衰退的倾向,而通过国家、特别是通过美联储,实施干预和修正措施就能够扭转这些不利影响,但这种认定完全是颠倒黑白的,因为美国资本主义的最大缺陷和对人民福祉的威胁就存在于美国自身,即存在容易被利益集团俘获的弱点。第三,对于美国里根时代以来的战争国家,他认为应该回归“艾森豪威尔最低限度”的国防战略。战争国家战略本质是军事凯恩斯主义,表面上有既保证国家安全又创造就业和推动科技发展这样“买一送一”的好处,但实际上却是军工联合体通过对战争恐怖的动员对政府和国会施加毫无根据的影响,从而获得大量军事项目工程。对国家安全来说,一个强健的民用经济和坚定的财政准则,与国防军事实力同样重要。第四,对于普惠制的社会保障,斯托克曼表示坚决反对。他认为普惠制的社会保障将最终导致国家破产,因为不应该获得任何公共资金的富裕阶层获得了转移支付中的更大部分。正确的做法是,对社会最低保障的经济情况进行调查并分门别类地发放现金救济金,这样才能防止利益集团在社会保障决策和救济金发放过程中获利。第五,斯托克曼反对存款保险制度,强调须加强银行监管。他认为短借长贷是部分准备金银行制度的固有风险,但只要银行接受持续的风控审核,面临存款流失乃至挤兑威胁,银行就会主动规避这种风险,而存款保险却容易引发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问题。自由市场思想被不恰当地运用到了银行业,现代制度下,存款保险、美联储救助窗口和银行等都属于国家的固有领地,不能放松监管。第六,对于美国可以通过扩大赤字、货币超发刺激经济的原因,斯托克曼认为主要是各国央行,特别是快速发展的东亚贸易各国央行非常乐意买入多余的通胀美元,这就是使得美联储拥有了超级特权,即买入美国政府票据和国债而不用保持对外清偿能力。他明确指出,东亚和波斯湾国家将天赋资源无休止地换取美元债务,促进有缺陷的增长和繁荣,也是现代全球经济的危险所在。第七,对于奥巴马的绿色能源计划,该书几乎持全盘否定态度。斯托克曼认为,“市场失灵”只是政客和权贵资本主义骗取国家补贴的借口,对于新能源技术,私人市场提供了惊人数量的风险资本进行研究和商业化开发,因此绿色能源计划本质是权贵资本主义的重大盗抢行为。真正有效的绿色能源计划是高能源税,它给整个美国经济套上了一个价格机制,并改变人们的行为习惯。第八,对于奥巴马刺激计划中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他认为200亿美元的交通中转和轻轨项目一无是处,因为横跨全美的铁路客运根本无法与航空运输一较高下。唯一可行的公共轨道交通是建在大城市之间和周边中心城市密集的都市走廊地区,而且必须坚持“谁受益,谁承担”的原则,由地区交通运输当局从本地税收中筹集建设经费。第九,对于近期的财政悬崖,该书认为财政悬崖是美国永远不能克服的难题,因为财政悬崖的背后是未来10年至少20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规模。一方面美国政府预算越发庞大、税收减免体系漏洞百出,难以支撑起如此庞大赤字规模;另一方面对国会两党进行游说的权力利益集团必然在争取每一条税收减免政策、获得每一项支出项目时竭尽全力斗争到底。
 
                                  (国家行政学院课题组     孙志远)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