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行政学院
当前位置: 国家行政学院 > 决策咨询 > 学术交流 >

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防止经济陷入“通缩”风险

时间:2015-07-09 10:27 作者: 决策咨询部

 

 
在开放经济条件下,本国经济是否陷入通货膨胀或者通货紧缩,有两个思维逻辑:一是美元的逻辑,另一是经济基本面的逻辑。当前,“通缩”阴影正从这两个方面向我国袭来。为防止我国经济陷入“通缩”风险,需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
一、美元的逻辑:我国经济正直面“输入性通缩”的风险
从2014年初开始,随着美国货币政策转向,“输入性通缩”正沿着“美国退出量宽→美国进入加息周期→美元升值→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全球资金回流美国”的路径在影响我国物价总水平。
从近期看,美国退出量宽,美联储加息导致美元走强。美国经济持续向好,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改善的主要动力,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在2015年年中开始加息。由于欧洲和日本倍受通货紧缩之苦,仍然推行量宽货币政策,欧洲和日本央行的反向操作会推动美元对欧元和日元升值,从而使美元强势周期进一步强化。近两年,美元指数走出一波强势行情,从2012年2月份至2014年11月份累计攀升126%。这与我国PPI出现负增长几乎同步。
从长期看,美国经济趋势向好,美元将进入上升长周期。美元指数呈周期性波动,一般会经历10年左右下跌周期后,就会进入5-7年的上升周期。美元上升周期与美国的新经济高度相关。过去30多年来,美元经历了两轮上涨周期。第一轮是1980年-1985年,当时推动美元走强,是里根政府的个人电脑革命;第二轮是1995年-2002年,推动这一轮美元走强的是美国网络经济的大繁荣。据预测,2014年-2019年有可能是美元进入第三轮上升周期。推动这新一轮美元走强的动力,是奥巴马政府的新能源革命与页岩气革命。
与美元走强相呼应的是,短期跨境资金转为“净流出”,人民币呈贬值态势。2014年1月份至10月份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累计贬值0.7%。如果人民币贬值压力是长期的,热钱撤离中国也将是个长期趋势。据测算,从2014年5月份开始,国际资本流动“急剧逆转”,5月份至9月份热钱撤离从396.9亿美元增加到1211.8亿美元。
二、经济基本面的逻辑:国内经济系统性风险加剧
(一)宏观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2012年2月份至2014年11月份,我国PPI已经连续出现了34个月的负增长,创下了近30年最长工业领域通缩时间。12月16日汇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显示,当月我国制造业PMI预览值创7个月低点,降至495,低于50的枯荣线。虽然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转负为正,但一些发达国家对我国制造业投资大幅下降,对我国出口形成了一些中期的制约。
(二)制造业处于绝对的、持续的过剩局面,“供给过剩型”通货紧缩特征明显。通货紧缩分为“需求不足型”通货紧缩和“供给过剩型”通货紧缩。与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相比,本轮通货紧缩属于“供给过剩型”通货紧缩。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是价格全面下降(包括居民消费价格在内),而本次只是工业品价格连续下降,这表明这次通货紧缩不是需求不足引发的,而是供给过剩引起的。
(三)房地产周期濒临拐点。从2013年12月份开始,我国大部分城市房地产市场进入调整期。“国房景气指数”从2013年的97.21下调到2014年10月份的94.3,全国新建商品住宅库存量创新高,为近5年来最高。根据国际经验和房地产周期变化规律,房地产调整期一般需要3-5年。
(四)实体经济融资难度进一步加大。根据央行调统司2014年11月份问卷调查,企业融资难度感受指数为55.8%,较2014年第三季度和2013年,同期分别提高0.3个和1.6个百分点,连续6个季度上升。银行贷款获得难度为55.1%,较,2014年第三季度下降0.4个百分点,较2013年同期上升0.8个百分点。
(五)实体经济风险开始向财政金融领域传导。我国金融业高度依赖宏观经济周期的中国金融业,面临不良资产大幅度攀升的新形势,峰值可能在2015年年中或年底出现。据国开行调研分析,全国不良贷款重灾区已经开始从长三角、珠三角向中西部扩散,东部地区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高于中西部,中西部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也出现“双升”局面。从行业分布看,中小企业经营困境重重,风险变化主要呈现在小微企业风险扩散加速。钢贸、光伏、船舶等产能过剩行业风险向上下游蔓延。贸易融资风险由传统钢贸行业扩展到大宗商品贸易领域。
三、推出“四个一批”工程培育新的增长点
比起通货膨胀,通货紧缩一旦成真,对经济的杀伤力与危害性会更大更广。要防止经济陷入“通缩”风险,关键是要打好政策组合拳:
(一) 从国际层面看,要从两个方面防范风险。
一是要客观评估美元升值的正负效应。要充分估计到美元升值的负面影响。目前,全球资金流动要放在“美元升贬与新兴市场流动性减增”这个结构框架下来理解。美元一旦由贬值进入升值周期,大量资金将回流美国,导致新兴市场国家本币贬值,资金不断流出。经济基本面和政局较稳定的经济体受冲击小,经济基本面和政局较差的经济体受冲击较大。同时也要看到美元升值的积极影响。大宗商品价格下降,有利于降低我国企业的生产成本,是我国加大能源、黄金、铁矿石、粮食等大宗商品战略储备的极好机会。建议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时,以信托理财产品方式吸引个人储蓄资金投资大宗商品现货。
二是如果出现大规模资本流出,我国可启动“盯住美元”策略。“盯住美元”策略在国际资本出现大量外流情况下的特殊政策,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以及2008年下半年次贷危机期间,我国都采取过这样的策略,较好地保证了汇率稳定,防止资本外流。此时,保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稳定,是防止资金外逃的最佳选择。
(二)从国内层面看,推出“四个一批”工程,培育新的增长点。
一是建设一批。加大政府公共投资,将“城市下水道”建设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如果说过去30多年的经济增长,主要是来自“地上工程”,那么,未来的经济增长应该是来自“地下工程”。这是历史的欠账,必须要还的。日本当年在产能过剩最严重时期,政府通过加大公共投资来刺激经济增长。在1955年-1973年间,日本政府对公共事业费增长了8倍。其中“共同沟”的建设,是公共投资很重要的部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国可以借鉴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在城镇化建设中,把市政、电力、通讯、燃气、给排水等科学规划、统筹建设。据专家测算,一座城市地下建筑的投资,大约与地面建筑等量齐观,如果是建球场、广场的话,地下管网的投入可以3倍于地面。
二是帮扶一批。对中小企业实行“一揽子”支持政策。应“定向”向小微企业和县域三农提供“抵押补充贷款”,为他们提供低成本融资。给有发展前景只是暂时陷入资金困难的企业发放“援助式贷款”。通过降低非税收入(共4项)和政府性基金(共45项),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在社会分工体系上,确立国有大企业有帮助小企业责任,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将中小企业纳入产业链中,让大、中、小企业形成相互配合的社会分工体系。
三是转移一批。通过“区域一体化”战略转移部分产能,在全球范围内解决中国外汇储备和产能“双过剩”问题。其基本路线图是:第一步,要想“富”先修“路”。这里的“路”指的是广义上的基础设施,也就是“互联互通”,由此带动中国的交通、港口、建筑、铁路、电力、通信等产业“走出去”。但修路没有钱怎么办,由金砖银行、亚投行、丝路基金来帮忙,这又很好地运用了中国的外汇储备。第二步:修好路开“工厂”。这里的“工厂”,指的是产能转移,包括过剩产能和污染产能的国际转移,由此带动中国的钢铁、水泥、电解铝、船舶、光伏、纺织服装“走出去”。第三步:开工厂“钱庄”帮。这里的“钱庄”,指的是广义上的银行、保险、券商、信托等金融业,从而达到金融企业全球布局的目的。第四步:人民币国际化。当年美元、欧元、日元国际化,都是从区域一体化入手的。转移产能应加强区域选择,“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东南亚、非洲、南美、东欧“自然资源寻求型”产业与“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一同推进,使之成为我国战略资源、能源稳定的供给带;加强“避税型”区位选择,将出口依赖度较高的产业向那些拥有出口免税区的国家转移。
四是培训一批。通过培训,让技术工人成为中国的“蓝领中产阶级”中等收入阶层的扩大,就是低收入者不断向中等收入阶层变化的过程。我国目前缺蓝领中产阶级。根据调研,在东南部沿海城市从事简单劳动与复杂劳动工人的工资相差4-5倍。只有通过技术培训,让这些干体力劳动的人掌握新技术,才能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和消费能力,“蓝领中产阶级”才能真正培育起来。  
 
(国家行政学院      董小君)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