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行政学院
当前位置: 国家行政学院 > 学者观察 >

冯俏彬:“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最大的包容性增长

时间:2017-07-06 14:48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作者: 冯俏彬

      2017年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已于6月27日如期举行。这次论坛的主题是“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包容性增长”,来自80余个国家的2000余位参会嘉宾,深入讨论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之际,全世界如何共同努力,推动创新增长和包容性增长,实现世界经济平衡和可持续发展。

  进化理论中有一个词叫做“间断平衡”,意指一个生态在达成平衡之后,有有相当长一个时期处于稳定状态,但一旦某种因素触发进化的齿轮,原有的均衡就被打破,系统进入不稳定状态,各部分相互反应,直到新的平衡形成。生物学家将这这种新旧之间的交替称之为:“蹦移”(punk eek)。

  技术进步类似于生态演化。继漫长的农业社会之后,人类社会进入工业时代。在工业时代,人类已见证和经历了三次重大的技术革命。现今,我们正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入口处。信息技术正在颠覆既有的平衡态,人工智能和认知技术的发展、机器深度学习、3D打印等新技术的发明,正在将“未来”带到世人面前。新、旧技术革命之间的转移正在发生。这是技术的“蹦移”。

  全球化发展类似于生态演化。一般认为,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社会已经历了两轮全球化历程。第一轮是以英国主导,主要表现是在全球范围内开拓殖民地,掠夺原材料;第二轮以美国为主导,主要表现是贸易全球化以及与之伴随的资本、信息、人才的全球流动。而现在,美国主导的第二波全球化正在遭遇其本国人民的抗拒,也进入到逆向时期。但如果从历史的角度看,全球化作为一种秩序,一旦展开,就不可能主动或被动地回到原点。以当前的情势论,中国正走近世界舞台的最中央。这是国家的“蹦移”。

  新旧交替之际,面对不可知的未来,任何人都难免彷徨、犹豫甚至害怕,这是可以理解的。今天我们面对人工智能时代,类似于两百年前欧洲农民面对蒸汽机时的心情。但历史已经证明,人类社会在不到两三百年工业时代所创造出的财富,远远超过了以往数千年之中农业时代创造财富的总和,今天一个普通人可享用汽车、冰箱、飞机、高铁等工业制成品,在封建时代即使帝王权贵也不可得之。由技术进步而促成的经济增长所产生的“涓滴”效应,虽然不可能如一些经济学家所预期的那样有效缩小收入分配差距,但假以时日,还是能将大多数人置于共享技术进步的好处之下的。这是增长的“蹦移”。

  值此第四次工业革命之际,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第一次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目前,我国在互联网经济方面已经世界领先。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31亿,普及率达到53.2%,超过全球平均水平3.1个百分点,超过亚洲平均水平7.6个百分点。全世界十大互联网公司中,有四个在中国。在具有普惠性质的分享经济发展中,我国已经是第一大国。请看以下令人眩目的数据:

  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

  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融资规模约1710亿元,同比增长130%。

  2016年我国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6亿人,比上年增加1亿人左右。

  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的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6000万人,比上年增加1000万人;分享经济平台的就业人数约585万人,比上年增加85万人。

  未来几年,分享经济仍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预计到2020年分享经济交易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到2025年占比将攀升到20%左右。  未来十年我国分享经济领域有望出现5-10家巨无霸平台型企业。

  从长周期的角度看,经济衰退源于技术红利的渐渐消失,“低垂的果实”被采摘完毕,而要走出衰退、迎来下一个繁荣,唯有创新和技术进步。当前,我国正处于新旧动能的交替期,需要准确认识技术革命的演变方向以及其对我国转型升级的重要性,需要发挥制度设计与制度安排的能动性,主动清除那些不合时宜、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冗余,来为新技术的成长壮大开辟空间,留足空间。这样做的结果,就可能迎来几十年连续的增长与真正意义上的全社会共同富裕。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国政府2013年以来始终矢志不渝推动的“放、管、服”改革以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已经在极大的程度上释放了企业与个人的活力与创造性,一方面在中国经济下行之行稳住了对于全社会重关重要的就业,另一方面创造出人人都有可能和条件为自己的梦想与人生价值而努力奋斗的伟大时代。我以为,这就是最大的包容性增长。

   (作者系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