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行政学院
当前位置: 国家行政学院 > 学者观察 >

王小广: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远未完成

时间:2017-07-25 11:03 来源:中新经纬作者: 王小广

  作者 王小广 (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中新经纬特约专家)


  近期,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成绩单,其中,GDP增速为6.9%高于预期,宏观经济继续保持稳中向好、稳中有进的良好态势。宏观经济持续稳中向好的表现有以下十个方面。
  其一,工业增速明显加快,企业效益明显改善。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9%,比上年同期加快0.9个百分点。
  其二、发电量、运输量显著回升。上半年我国发电量同比增长6.3%,回升明显。1-5月总货运量同比增长9.5%,比去年同期快6.8个百分点。
  其三,总体投资止跌回稳,民间投资连续四个季度回升。我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民)280605亿元,同比增长8.6%,比去年全年增幅回升0.5个百分点。其中,民间投资170239亿元,增长7.2%,比上年同期加快4.4个百分点,连续四个季度回升。基础设施增速较快,但同时房地产投资有所放慢。
  其四,对外贸易恢复性增长。上半年,进出口总额131412亿元,同比增长19.6%,而去年同期则下降3.3%。其中一般贸易进出口增长20.5%,占进出口总额的56.7%,比上年同期提高0.4个百分点。
  其五,就业形势进一步向好。上半年城镇新增就业735万人,同比增加18万人,实现了全年预期目标的66.8%。城镇调查失业率总体走低, 31个大城市的城镇调查失业率连续四个月低于5%。
  其六,消费需求继续稳定增长。今年各月增速均在10%以上。上半年,社会消费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4%,比一季度加快0.4个百分点。
  其七,物价总水平稳定,PPI高位持续回落。1-6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1.4%,涨幅与一季度及去年同期均持平,物价稳定态势明显。1-6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增长6.6%,涨幅比一季度回落0.8个百分点。
  其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新进展。上半年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4%,比去年同期提高3.4个百分点。企业成本继续有所下降。
  其九,新动能继续增强。一方面,新主体不断涌现。目前全国日均新登记企业已突破1.6万户。另一方面,新业态、新模式、新产业继续快速成长。“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线上线下加快整合,网络销售和快递业的快速发展反映了互联网经济的持续高增长。
  其十,经济结构更一步优化升级。经济结构更一步优化升级。服务业增速持续快于工业,成为拉动新常态下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制造业也继续向中高端迈进,投资结构继续优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60%,消费正在代替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引擎。
  但目前的经济回升主要是周期性的,长期稳定向好的内生动力依然不足,经济的深层结构性矛盾和体制性矛盾依然突出,新旧动能转换远未完成。当前经济运行仍面临一些短期和长期压力,主要表现为以下五个方面:
  一是投资增长的后劲还有待观察。一季度投资增长8.9%,而1-6月份则回落至8.5%,继续向上增长的动力不够强劲。分析主要原因:一是传统行业产能过剩问题尚未根本缓解,企业投资意愿不足。1-6月份,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5.5%,虽比前两个月略有加快,但增速仍明显低于总投资增速。二是民间投资依然存在较多障碍。主要是在项目审批核准、融资服务、土地使用等方面与国有企业难以享受同等待遇,影响了民间投资的积极性。三是基础设施增速保持高增长有难度。1-6月,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21.1%,比一季度回落2.4个百分点,呈明显的回落走势。四是房地产投资的调整在所难免,会继续拉低投资增长。另外,新开工项目、到位资金等先行指标也反映投资增长后劲不足。1-6月份,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同比下降1.2%,固定资产投资到位资金仅增长1.4%。
  二是房地产行业问题不可忽视,挤压实体经济发展。我国房地产发展一直存在一些不健康、不理性的因素。2016年我国房地产销售和房价均出现了史上少见的暴涨,主要原因是房价上涨的预期恶化。房地产行业一方面对经济稳增长作出了贡献,另一方面又是很大的隐忧,对未来经济的长期发展形成内在压力。炒房暴富的模式不断发展,严重挫伤了创新发展的积极性。在当前稳健的货币金融环境中,社会资金过多地向房地产集中,必将导致实体经济资金不足。2016年在整体投资中,非房地产投资总额为49.4万亿元,但对其供给的总资金仅46.3万亿元,缺口达3万多亿元,而房地产行业则相反,资金量多于投资额4.1万亿元。
  三是工业经济调整进入由量向质转变的新阶段,仍面临多重结构性难题。中国工业经济的速度调整基本到位,进一步下行的空间有限,但工业发展的深层调整还需要很长时间。工业调整的关键是促进工业升级和形成创新驱动的机制,但创新型的提质增效发展才刚刚起步,仍面临不少难题。首先,产能过剩问题依然突出,就不少传统行业来讲,不是周期性相对过剩,而是绝对过剩,必须坚定的“去产能”。其次,去产能中职工分流安置不到位,使得隐性失业问题依然突出。在调研中我们了解到,很多地方选择了内部退养和放假或短期轮岗息工等方式,而较少采取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方式。这不仅使企业分流职工的成本高企,隐性失业问题没有根本解决,只不过由一种“隐性方式”转为另一种“隐性方式”。
  四是服务业发展仍面临较多的机制性障碍。最近几年,服务业增加值持续保持7.5%以上的增长,但其实际成长空间远不止如此,一些障碍制约着其发展。首先,人们对服务业的重视程度一直不如工业,甚至对服务业采取歧视性政策,如服务业用电价格比工业用电高一倍以上。其次,服务业中一大块是公共服务业,对这些产业,政府管制过多,对内对外开放均不够,影响了供给数量的增加和质量的提高。
  五是出口回升不具有可持续性。一方面,国际经济复苏依然乏力,国际金融风险仍未完全释放,反全球化势力的抬头制约了全球贸易的增长,如全球贸易增长速度已连续五年低于全球GDP增长。另外,我国出口产品升级相对滞后,传统比较优势下降明显。另一方面,去年下半年来的出口回升主要是因为人民币的贬值效应,去年人民币贬值6.2%,是出口回升的主导性力量,但今年人民币贬值压力明显变小,后续刺激效应会逐渐衰减。此外,英国脱欧、美国持续加息以及特朗普经济新政等都会为全球经济复苏酝酿新的不确定性。(中新经纬APP)


  【专家简介】王小广,经济学博士,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宏观经济形势分析及经济发展战略研究。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