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行政学院
当前位置: 国家行政学院 > 决策咨询 > 咨询报告 >

银行资金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及对策

时间:2015-03-26 09:03 作者: 决策咨询部

 

 
11月21日央行主导的利率再次下调,此项政策能否有助资金向实体经济转移,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有待观察。当前中国实体经济面临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一面是央行发行了全世界最多的货币,另一面是企业融资成本居高不下;一面是央行主导的货币市场利率下行,另一面是实际利率上升,金融市场出现了“表内冷、表外热”冰火两重天现象。
一、   央行主导利率下行而实际利率却不断攀升
目前,我国中央银行发行的货币是全世界最多的,作为衡量资金紧缺的最重要指标之一,广义货币供应量(M2)的存量规模并不低。截至2014年6月末,M2余额120.96万亿元,M2/GDP之比达200%以上。尽管央行已经在主导货币市场短期利率下行,但中长期利率以及实体企业融资成本却不断攀升。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1-7月份,工业企业的利息支出累计同比增速为10.8%,2013年同期只有4.8%。
从国际比较看,中国银行业贷款利率一直高于发达经济体,2000-2013年,发达经济体贷款利率均值是4.05%,日本最低,年均贷款利率为1.73%,中国年均贷款利率为5.86%。2013年发达经济体贷款利率水平为2.64%,而中国为6%。根据“黄金法则”,一个经济体的均衡实际利率水平应大致等于其经济增长率。从央行主导利率看,2014年二季度央行计算的金融机构人民币“一般贷款”的加权平均利率为7.26%,这与上半年GDP增长7.5%相比,还低一点,这的确非常符合“黄金法则”,但我国银行实际贷款利率,却比经济增速偏高。民间借贷利率是随行就市,因利率结构扭曲而导致市场利率水平严重偏高,据“温州中国民间融资利率指数”显示,近几年,我国民间融资利率高达12-24%。这为已经在下行的实体经济雪上加霜。
二、   金融体系特殊食物链是资金成本高企的重要原因
同业业务是商业银行进行服务创新的重要领域,但目前我国同业业务正在变异,已演化成银行资金成本高企的重要原因。
目前,中国金融体系中存在着“高端金融机构→低端金融机构”这样一条食物链,而非标资产在这个食物链中起着链接各方利益的作用。在这个食物链中,一般是低端金融机构(如农信社)购买高端金融机构(如国有银行)的理财产品。由于低端金融机构资金运营能力差,投资收益低,风险大,一般不愿将贷款投放出去,却愿意将资金投入国有银行购买理财产品。高端金融机构网点多,实力雄厚,而当银行大到一定程度时,就对其他金融机构产生了吸附力。银行通过买入同业理财产品便将信贷资产移出表外,以求规避资本监管、拨备成本和存贷比约束。由于银行投资于同业资产,不计提风险拨备、不占用授信规模,便能放大信贷杠杆。这便是为什么14家上市银行的同业杠杆率从2012年初的不到8倍,跃升到2013年年中的16倍多。银行为了追求利润,有将贷款业务移至表外的动力。这种同业业务发展拉长了银行信贷资金支持实体经济的流转环节,提高了资金成本,抑制了利率敏感性企业的信贷需求。
三、   在利益趋动下,非标资产成为银行流动性管理工具
商业银行依托同业非标业务的发展支撑了近几年资产规模的快速扩张,也保持了银行业整体利润的快速增长。数据显示,被称为“同业之王”的兴业银行,2013年买入返售业务的利息总收入占其总收入的比重达到23.47%,是除了贷款利息收入之外,最大的一块收入。从全国来看,截至2014年6月30日,全国498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了非标业务,从上半年募集49.41万亿元看,相当于银行间债券回购累计成交金额的37.12%,同业拆借的1.98倍,银行间债券现券交易的2.00倍,商业票据签发总额的2.96倍,非标业务募集资金已属天量规模。
非标业务快速发展带来两个后果:一是抬高企业融资成本。数据显示,2013年城商行存款成本2.19%和2013年理财产品收益率4.51%,加权计算,银行融资综合融资成本为2.65%。通过非标资产,资金在银行之间空转,没有流入实体经济。有些银行为了吸引更多资金,还设计了不同收益层级,为大客户资金订制更高收益产品。以至金融市场出现“表内冷、表外热”的冰火两重天现象。二是容易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非标业务发展,使得商业银行之间、商业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之间的业务合作将更为紧密。在期限错配下,如果市场资金流动性充足尚能相安无事,一旦其中一家商业银行发生流动性风险,银行不能顺利在市场拆借到资金归还负债资产,则可能会通过同业业务链条传导至整个银行间市场,使风险扩展到整个金融体系。而且,这种以商业银行为主导的影子银行信用派生,还绕开了广义货币供应量(M2)的口径,导致M2在统计上有所低估。
四、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须“规范”和“扶持”双管齐下
我国是制造业大国,实体经济是立国之本。降低融资成本不仅对于当前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而且对于长期的经济转型与结构优化,都具有重要意义。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重点要从“规范”和“扶持”两个环节着手。
一方面,规范非标业务,加强宏观审慎管理。一是取消存贷比指标限制,降低银行资产表内外腾挪的压力。在“以存定贷”的监管模式下,“存款立行”几乎成了银行经营的一条铁律。商业银行“冲存款、绕贷款”,不仅导致M2的波动,也增加了央行货币调控的难度。从长期来看,应尽快启动对《商业银行法》的修订,取消存贷比指标限制,降低银行资产表内外腾挪的冲动。当前可从改变商业银行存贷比的计算口径入手,将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在存款类金融机构的存款纳入一般存款统计,同时把同业存款也计入存贷比的分母,承认吸收同业的存款也是资金来源之一,降低一般存款与同业存款之间的套利行为。二是对银行“不稳定负债”加强宏观审慎管理。目前,我国企业居民负债相对比较稳定,负债方的波动主要源自金融机构同业负债,且是信贷规模扩张的主要负债来源。在此背景下,加强我国金融机构同业负债的监测和分析,对我国目前正在构建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有一定的参考意义。根据巴塞尔协议Ⅲ建议以“信贷/GDP”这个指标来衡量金融体系的顺周期行为,我国可考虑将“同业负债”数据作为重点监测指标,加强宏观上顺周期性的监测和分析。三是实现非标资产“标准化”,缩短融资链条。进一步规范同业、信托、理财、委托贷款等业务,减少不必要的资金“通道”和“过桥”环节,缩短融资链条;将银行非标业务纳入存款管理,并上缴存款准备金,为缓解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高创造条件。通过发行标准化债券,逐步替代现有的“非标”融资需求,吸引各类金融机构资产“弃非标、入债市”。四是统一规范银行涉企收费标准。建议相关部门加强金融服务价格管理,开展银行业收费专项检查,统一规范银行涉企收费标准,对直接与贷款挂钩、没有实质服务内容的收费,一律取消,严禁“以贷转存”“存贷挂钩”等行为。
另一方面,多方面拓宽融资渠道,扶持企业发展。一是给有发展前景只是暂时陷入资金困难的企业发放“援助式贷款”。“援助式贷款”与“政府优惠贷款”不同,“政府优惠贷款”主要是解决中小企业获得长期贷款困难的问题,“援助式贷款”主要是指政府用财政资金通过私人金融中介机构,或建立专门的政府金融机构向中小企业直接提供少量的优惠贷款援助。美国中小企业局在许可范围内可直接向中小企业贷款,贷款基金来自财政预算。形式主要有:保证贷款、直接贷款、协调贷款,贷款利率都低于市场利率。建议我国也对于因经济不景气及与之关联的企业破产而陷入困境的中小企业,应提供紧急的资金援助;对于平时经营状况良好,受突发自然灾害影响损失惨重的中小企业,政府应提供资金上的无息贷款。二是加大“抵押补充贷款”力度,通过结构性宽松,“定向”向特定领域提供融资支持。“抵押补充贷款”主要有两个功能:在“量”上,是通过微量投放基础货币,增加相关领域的流动性;在“价”上,通过商业银行抵押资产从央行获得融资的利率,引导中期利率。金融危机以来,以美、欧、英、日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进行了大量的央行基础货币投放的创新。美国在次贷危机期间,就采取过“定期贷款拍卖”政策,通过贷款拍卖直接向同业市场注入流动性。英国为解决小微企业和非金融私人企业的融资问题,实行过“融资换贷款计划”,有效地“定向”增加信贷投放。在我国“再贷款”投放的基础货币并不能保证流向实体经济的情况下,“抵押补充贷款”则是个很实用的工具。今年二季度我国央行通过1万亿元“抵押补充贷款”向国开行释放低息流动性,加大了国开行支持棚户区改造的力度。目前,应“定向”向小微企业和县域三农提供“抵押补充贷款”,为他们提供低成本融资。三是对提供较多就业机会的中小企业给予就业补贴。就业补贴是国外市场经济国家促进就业的一项重要措施。如英国政府则是补贴给自创企业的失业者提供一笔启动资金,规定对自主开业的失业者,每周补贴40英镑。德国政府给予中小企业投资补贴,对失业人员创办企业,给予20000马克的资助。目前,我国对于一些困难的中小企业,政府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来鼓励他们吸纳就业。2009年我国出台的“五缓四减三补贴”政策,对企业应对金融危机、稳定就业局势发挥了积极的作用。现阶段,在实体经济较困难的情况下,仍然要对“特定事项”中小企业实施资金扶持政策。如对于下岗职工创办的或安排下岗职工就业的中小企业,可将下岗职工一年的生活救济费一次性拨付给企业使用;对于贫困地区的中小企业,应从扶贫资金中拨出一定的款项支持其发展。四是设立中小企业“互保基金”,实现有限担保责任。目前,我国民营企业“互保联保”融资担保模式,存在着系统性风险,一家企业倒闭,便引起连锁反应、导致优质企业也受牵连。目前,应改善企业之间的无限连带担保现状,建立企业“互保基金”,由政府、担保机构、企业三方共同出资组建。在这种基金组织下,对内可以互相担保,也可以对外担保。企业在各自出资或者承诺的额度内,担保有限担保责任。五是鼓励小贷公司等非银类金融机构发挥更大作用。从成本、风险控制的角度来看,单靠银行解决中小企业融资贵、融资难问题并非长远之计。在针对中小企业的小额信用贷款业务方面,小贷公司比银行更能有效拓宽中小微企业融资渠道,是传统金融机构的有益补充。建议发行小贷债小贷债是指依法设立的小额贷款公司在中国境内以非公开的方式发行和交易,约定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的债务契约。支持“三农”和1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融资需求。
 
国家行政学院课题组    
执笔:   经济学教研部 董小君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