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行政学院

国家行政学院内网门户官网

对当前经济运行中几个问题的看法


作者:决策咨询部       来源:本站原创       单位: 发布时间:2015-01-14 21:39:04
当前,我国经济态势倍受国际国内关注。我们对社会上关注的几个经济热点问题进行了研究,提出一些看法,供领导参考。
一、对经济平稳运行要有更合理的解释
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经济增长的目标是7.5%左右。从经济运行看,下行压力很大,经济增长越来越难以维持在7.5%左右。特别是今年8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仅6.9%,投资同比增长13.8%,分别比前7个月累计下滑2.1个和3.2个百分点。
前期的判断是“稳中有进”或“稳中向好”。“有进”、“向好”的解释是有说服力的。我国经济运行连续三年下行压力都很大,但就业比预期好,去年城镇新增就业1310万人,创历史新高,今年前三季度城镇新增就业超过1000万人,实现全年预期目标,调查失业率也一直保持在5%左右。还有,经济结构逐步优化,其中服务业增幅较快,占比在去年首次超过第二产业,这对稳就业、稳收入和稳消费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今年服务业增长也是放慢的,去年全年增长8.3%,今年上半年为8%,下降0.3个百分点,与第二产业降幅(降0.4个百分点)差不多,但仔细分析,如果扣除占投资比重25%以上的房地产明显下滑这一影响,第三产业增长仍然是“稳中有升”。这几年制造业结构也在优化升级,高耗能高污染行业增幅下降明显,而一些装备制造业和新兴产业增长保持平稳,上半年GDP单位能耗下降4.2%,是近几年下降最多的。
但人们习惯于用增长速度“论英雄”,把增长速度下滑当作经济变坏的主要依据。一旦经济增长下行,哪怕0.1、0.2个百分点的回落,就开始担心或不安,国际国内唱空唱衰的声音就会加大。从今年三季度的情况看,未来二、三年经济下行压力都不会减弱。
看经济运行好坏,不能仅看速度,更要看结构变化和质量效益。因此,要坚持“稳中有进”的提法,“稳”是指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间,不是指经济增长一定回升,只要主要指标不越出合理区间的上限和下限,都是稳,特别是稳定就业是稳增长的根本内涵。而“进”则指促改革和调结构在不断取得成效。尽管未来经济增长速度仍可能继续放慢,但结构变化在加快,市场活力在增强,长期的增长潜力在逐步释放,那么,显而易见的是中国经济在不断向好,即出现了速度减而报酬增的新形势,这就是中国又稳又好的新发展。
二、能够实现全年任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去年区间调控思路的提出,对稳定增长预期和稳定政策预期发挥了重要作用,也促使人们思维定式的改变。过去讲稳增长就是要确保某一个增长率,实际上经济运行是波动的,有一个合理区间,经济下行时,关键是使经济运行的主要指标不突破“下限”,其中尤其要稳就业,这是市场信心的“稳定器”。同时,过去一旦经济下滑,就采取强力的刺激政策,人们也对此有惯性预期。这种作法弊端很多,后遗症很大,轻易形成对“刺激政策的依赖”。
今年年初经济下行压力又增大,大幅放松宏观政策的呼声减少了,但稳增长压力不减,投资增幅明显下降,出口负增长,GDP增速降至7.4%,人们担心会不会降至7%甚至以下。怎么办?还是要坚持对宏观调控思路和方式的创新,在区间调控基础上实施定向调控政策,把稳增长的重点放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定向调控是区间调控的深化,但它们的侧重点有所不同,区间调控侧重于总量,定向调控侧重于结构,两者结合,形成结构优化导向的宏观调控政策。
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解释:
一是定向调控中简政放权对稳增长到底能起多大作用?一些人反映,简政放权,如商事制度改革,大大地激发人们创业的热情,但这些都是小微企业,规模小,对投资的拉动作用很小,而融资成本高、市场需求不足等严重制约着其后续发展,因此,对稳增长的作用有限。
二是定向调控是不是一种变相的刺激政策?社会上有一些议论说,现在搞的定向调控,是不断地出台微刺激政策,微刺激政策累积起来,最后就变成了强刺激政策了,还有一种议论说,微刺激政策仍然是刺激投资,这不异于是“用打点滴”的老办法来缓解经济下滑,并不是什么新招。
对此,要有恰当的回应。定向调控是一种既利当前又利长远的有效措施,对经济平稳运行的作用很大。首先,经济下行是一种内在趋势,短期宏观政策无法改变这种趋势。现在经济增长速度远没有调整到位,这种调整既是周期性的,更是阶段性的,而且外部环境仍然不好,发达国家经济恢复仍艰难,很不稳定,新兴经济体普遍存在严重的结构性问题,面临较大的调整压力。宏观调控的目标不是要改变趋势,而是适当熨平经济调整的轨迹,防止在短期内经济下滑过多过猛,区间调控和定向调控都起的是这个作用。新调控政策就是用改革的办法和调结构的办法稳增长,一方面可适当向上提高点经济增长率,另一方面,在调整期受冲击最大的是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许多老百姓生活是与这类企业相关的,所以,为抵消经济下行压力、稳增长,最关键是稳小微企业,通过稳定小微企业来稳增长。其次,自2008年我国人均GDP达到中等收入水平后,经济发展进入到一个新阶段,在这一阶段,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是能否尽快转型升级,提质增效。转型升级、提质增效,必须要靠促改革、调结构,释放改革红利和结构红利,定向调控瞄准的就是深层次的体制障碍和结构问题,通过改革建立公平发展的环境,激发市场活力,通过优化结构来解决结构性失衡,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率。当前稳投资增长,并没有放松货币政策,而是在优化投资结构上下功夫,“补短板”、“促均衡”。所以,定向调控实际上是一种结构性调控,既包括促改革,也包括调结构,既能在短期稳增长中发挥一定作用,更主要是增强长期发展的动力。第三,定向调控,促改革、调结构,不是一日之功,不会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应保持定力,有耐性和韧性,“欲速则不达”。结构矛盾和体制矛盾是长期累积的,我们努力做好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防风险工作,期待的也是累积性效果。对认准的发展方向和调控措施,要持之以恒。
三、明年国内经济形势如何
明年经济形势如何?是像前两年一样,继续缓慢下行,还是大幅滑落,打破过去三年形成的“温和调整”模式?值得高度关注。分析明年的宏观经济走势,要从两条线看,一是看实体经济的走势,另一个就是看虚拟经济,特别是资金流的情况。
从实体经济看,明年经济下行压力很可能会进一步增大。首先,从中期趋势来看,受“三期叠加”的影响,经济增长的调整远未到位,还会继续惯性下滑。其次,从影响因素看,投资与房地产的调整是导致今年经济下行的最主要因素,明年的压力会更大。我国投资自2003年开始连续十年保持20%以上的高增长,去年才首次降到20%以下,今年1-9月份投资增幅降至16.1%,比去年全年回落4.1个百分点,四季度还可能下行。投资增长率持续回落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房地产进入周期性和阶段性调整,明后年房地产调整力度还可能加大。明年房地产会不会深度下滑?一般认为不会,主要是因为尽管未来一段时间房地产的需求将不可避免地会明显放慢,但仍然有一些稳定的预期,其中最主要的支撑因素是城市化仍然有很大的空间,还有,人们相信政府不会坐视不管,政策上也有回旋余地。另一方面,资金成本过高,对投资增长形成很大的抑制作用。在需求相对不足、物价增长放慢的情况下,企业融资成本居高不下,抑制投资需求增长。因此,明年投资下行压力会更大。目前消费增长的情况明显要好于1998年至2001年的调整期,这与就业稳定而带来的收入增长稳定有关。总之,明年实体经济下行的压力会大于今年,但下调幅度仍然是温和的,经济运行仍能保持在合理区间。
从虚拟经济和资金流的情况看,明年流动性风险将上升。据一些权威研究表明,世界上每次发生大的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都有一些相似的前兆,如前期都出现过持续较长时间、力度很大的刺激政策,并且在经济步入调整的过程中都出现过融资成本居高不下的问题,都经过泡沫式增长并破灭的过程,最终因出现较为严重的流动性问题而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我国目前的情况与此有不少相似之处。一方面,产能过剩问题严重,房地产市场深刻调整,将导致企业应收账款、库存大幅增加,并使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率明显上升,这在客观上形成了资金流动性放慢、资金流不足。另一方面,由于金融体制问题,虚拟经济内部循环,脱离实体经济,导致利率不跌反升。今年以来,地方政府、企业普遍反映,市场上资金供给偏紧,融资成本不断上升,大企业融资成本比去年平均提高了1个百分点,中小企业更高,不少超过10%。如果这种现象长期持续下去,将会出现严重流动性不足问题。结果可能将产生两大金融风险,一是可能加快把“房地产泡沫”捅破,二是使企业严重亏损,导致企业大量破产和银行不良资产率陡然上升。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经济将可能加速下行。所以,当务之急是降低融资成本,避免出现严重的流动性风险。因此,金融改革需要从战略上考虑,下更大的决心。不进行一定强度的改革,靠小修小补难以适应经济发展需要。
四、明年经济增长速度定在什么水平合适
习近平总书记讲新常态,这意味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因此,国内外对明年经济增长更加关注。现在有两种代表性的观点,一种是继续保持经济增长7.5%左右目标不变,另一种是适当下调,调至7%左右。两种选择,各有道理,各有利弊。保持经济增长7.5%左右目标不变的好处是,使经济增长预期较为稳定,同时,给地方政府在稳增长上施加较大的压力,使其不松懈。但不足之处是,短期稳增长难度大,会耗费较多的精力,容易忽视长期结构调整问题。将经济增长速度定在7%左右,主动把目标调下来,目标较容易实现,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促改革、调结构上,其不足之处是,容易出现地方松劲的可能,导致增长预期的进一步下降。
确定短期和长期发展目标,应坚持三点:一是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经济要有合理的速度。我们要牢记中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国情,发展是解决我国所有问题的关键,但要坚持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包容性发展。二是抓住创新转型这条主线,提质增效。创新是转型升级的最大动力源泉。在发展的新阶段,只有加快创新转型,才能实现长期的中高速增长,产业结构向中高端水平迈进。三是坚持努力有所作为,实现好的新常态。新常态是一种新境界,是一种可能,如果不去努力,不解决经济结构中出现的各种问题,是达不到的。
从国际比较角度看,我国未来较长时期内能继续保持7%左右,形成常态化,那将是很了不起的。新常态是努力争取才能实现的目标,是要努力争取的最好状态。概括地讲,就是要实现“四个转换”:一是增长速度由高速向中高速转换。二是产业结构由中低端向中高端转换。三是增长动力由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换。四是增长机制由政府主导的不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向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转换。  
  
                                                 (国家行政学院 王小广   张占斌   王海燕 )

 国家行政学院内网门户
版权所有:国家行政学院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长春桥路6号     邮编:100089     E-mail:cag@nsa.gov.cn
审核日期:2005-07-14 09:48:59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5064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