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行政学院

国家行政学院内网门户官网

普京的民族治理思想


作者:决策咨询部       来源:本站原创       单位:决策咨询部 发布时间:2014-09-16 11:28:32
最近,世界知识出版社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联合出版了《普京文集(2012-2014)》(以下简称《文集》),收集了普京总统2012年至2014年公开发表的文章,包括竞选纲领、国情咨文、演讲,以及答记者问等。这对于我们了解这位当代世界“强人”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在《文集》中,普京专门论述了俄罗斯的民族治理问题,提出了“民族问题是俄罗斯的一个根本性问题”这一重要论述,这对我们当前探索如何加强和改善民族关系具有一定启迪。
一、民族问题是俄罗斯的一个根本性问题
普京说到,“民族问题是俄罗斯的一个根本性问题。”这个判断是基于俄罗斯的历史和现状,也就是俄罗斯的基本国情。这里,“根本性”首先体现在俄罗斯民族的复杂性上。一是俄罗斯是世界上民族最多的国家,其境内有大小民族120多个,其中俄罗斯民族人口占全国人口的近82%,是俄罗斯的“主体民族”。二是俄罗斯境内的各民族呈大杂居,小聚居状态,各民族语言、宗教和风俗习惯自成一体,民族关系极其复杂。三是民族问题在苏联时期就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到叶利钦时代更为复杂和严重,经济体制改革出现的种种问题进一步导致民族问题复杂化。“根本性”还体现在国家稳定和社会秩序上。一是俄罗斯各个共和国之间权利和义务的不平衡直接影响国家秩序。联邦的89个主体中,有21个共和国、6个边疆区、49个州、2个联邦直辖市、1个自治州和10个自治专区,其中21个按照民族命名的共和国拥有一定的立法权,权利结构独特。二是地方权力威胁中央权威。在叶利钦时期,地方权力不断扩大,出现尾大不掉局面,严重威胁中央政府的权威,这背后都有民族关系的影子。在此意义上,普京说,民族问题是俄罗斯的一个根本性问题,道出了俄罗斯的历史和现状,它最终决定国家统一、领土完整、社会稳定。
二、文化多元不应当成为少数人的特权
多元文化主义是20世纪后期活跃于美国的一种社会思潮。它主张,承认不同文化的平等价值并以此给予所有文化群体平等的政治、社会和文化地位。普京对这种文化理论持否定态度,他说道,“这种论点(指多元文化论)正在把‘少数人享有特权’绝对化,但是没有同等地考量这种权利的责任,即当地居民和当地社会应当承担的民事、行为和文化方面的责任。”这种兴起于美国的多元文化论,不仅挑战了美国的主流价值观,也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讨论和争论。威力巨大,杀伤力不小。
人们在多元文化共存上形成认同上已经不是什么问题。问题在于,多元文化论要求,在承认不同文化差异的同时,承认文化权利平等。这就带有浓厚的政治意味。这种政治意剑指政治权力中心,要求政府权力部门和社会各机构对不同文化群体在政治上予以承认。针对这个问题,普京指出,“从历史渊源来看,俄罗斯不是单一的民族国家,不是美国那样的基本由移民组成的‘大熔炉’。”普京看到了俄罗斯民族和美利坚合众国在民族问题上的差异。与俄罗斯和其他民族国家不同,美国人口的种族多样性在其建国数百年间日趋明显,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带来了能够丰富美国的资源:人才、文化、宗教、科学、技术,等等。来自不同国家的移民适应这块土地表明了美国民族的特性,也区别了美国民族与世界民族国家的民族的不同。在这块土地上成为美国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具有不同的祖先,来自不同国家和种族的人可以互相通婚,结婚生子,互相影响。移民不断改变人口的种族、宗教构成,而这些,尤其通婚,在其他民族似乎不是那么容易。在人类历史上,美国的移民总数大大超过了其它国家所有移民接受国接收的移民总数。移民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只是定居在东部,而是遍布美国各地。20世纪60年代以后,欧洲不再是美国移民的主要来源,亚洲和拉丁美洲取代欧洲成为主要的移民输出国家。因此,普京指出“在美国任何地方都没有出现国家分崩离析的症状,而在俄罗斯,直到现在还在讨论发生这种事件的现实可能性。[1]”基于这种不同的国情,普京强调“在教育过程中要强化俄语、俄罗斯文学、国家历史等课程的作用。”这是凝聚民族力量,实现国家统一的价值基础。
三、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是不可逾越的红线
爱国主义是俄罗斯的国家战略政策。“我们需要以爱国主义为基础的国家战略政策。任何居住在我们国家的人都不应该忘记自己的信仰和民族归属。但是,他首先应该是俄罗斯公民并以此为荣。”“俄罗斯不允许出现单一民族聚居区,他们拥有自己的非正式的司法管辖,处在国家统一的法律和文化圈外,煽动人民藐视普世的标准、法律和规则。”在这里,普京表达了两点,一是国家主权、国家统一、领土完整、民族团结高于单一民族的信仰、文化、习俗和宗教。要尊重各个民族的信仰和民族归属,它的前提是首先要认同自己是俄罗斯公民。二是在空间不允许存在拥有司法权的、不认同俄罗斯国家法律和价值的单一民族居住区。这里,普京把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作为底线。普京的第一个任期是稳定国家和社会,把从叶利钦手中接过来的、濒临崩溃的俄罗斯秩序化、稳定化。在这个过程中,民族团结是核心,他为民族问题划定了底线。“俄罗斯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是任何人不可逾越的红线。无论我们的观点怎样的不同,有一点是明确的没有爱国主义,关于身份认同和关于国家未来的讨论就无从谈起。”作为一国公民首先必须爱国,身份认同是建立在国家认同和爱国主义的核心价值之上的。大国的共同价值、爱国意识、公民责任、遵纪守法、团结一致远远高于族群认同和宗教认同,这些才是国家统一、领土完整的基本条件。“仅仅通过民族、宗教是不可能在一个多民族的泱泱大国完成身份认同的。正是基于共同的价值观、爱国意识、公民责任和团结、尊重法律,与祖国共命运、不忘民族关系、宗教的根源而形成的公民身份认同,是保证国家统一的必须条件。”
《文集》中,普京把俄罗斯这样一个世界上民族最多国家的民族问题作为国家的根本问题,坚持文化多元不应当成为少数人的特权和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是不可逾越的红线,这是极具针对性的国家治理理念和治理方式。
 
国家行政学院    丁元竹

 国家行政学院内网门户
版权所有:国家行政学院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长春桥路6号     邮编:100089     E-mail:cag@nsa.gov.cn
审核日期:2005-07-14 09:48:59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50640-1号